[原创]我的十年回忆录,3/13晚12点更新

2019/3/15 1:12:41
  • 獨垍擁菢箛單

    一转眼出来社会已十年有余,
    近来论坛上多了许多回忆录,
    我也入乡随俗,写一篇关于自己的回忆录,有关于生活、女人等等等等

    初入社会,始于08年的高中毕业,依稀记得那一年的大冰灾,整个大街上的冰冻厚度比手掌还厚,
    那时正在学校补课冲刺高考,冰灾发生后被关在宿舍整整一周都回不了家,这种痛苦经历~
    校园生活日后另开一贴详细说来。


    由于高考成绩很糟糕(刚好够上三本线),
    加上自己有强烈的想去社会上混的思想左右着,
    顾不上家里的强烈反对,毅然而然的一个人拖着行李去了遥远的大东莞,
    一个人第一次坐火车,内心无比兴奋,卧槽,终于尼玛要出来自给自足了,
    上火车不久,一个老大哥就给我上了一课,
    老大哥叫我去火车上的餐厅吃饭,我带有吃的,本意不想去,耐不住热情的招呼就去了,
    点完餐我掏出钱给列车员结账,老大哥立马示意一起结,说完非常客气的谢谢我请他吃饭,
    我脸上满脸的what ,这社会人心险恶套路多。


    船厂工作篇:
    第一份工作是在麻涌镇的中远船厂,
    这份工作我记忆特别特别的深刻,一来是刚入社会的第一份工作,二来我的性启蒙也发生于此。
    因为还不满18岁,为了躲避船厂的审查,我被包工头安排上了夜班,
    晚上工头叫我去哪个码头打杂,我就去哪,没有一个固定的地方。
    一个月只有等刮大风下大雨才能休息上一天。
    那时候宿舍对面有家小卖部,老板的女儿偶尔会去店里帮忙,
    在这种几乎全是恶狼的工作场所,一个女人的出现往往是大家津津乐道的热点话题,同时也是意淫的好对象。
    每到吃饭或者下班闲时,都会有一批一批的人过去找她搭话、聊天,
    可能出于礼貌或只是把大家当作她店里的顾客,她对每个人都都笑脸相迎,
    那时候我很看不起这种猥琐的勾搭之人,所以但凡有人和她说话聊天我都是买了东西后尽快回避,
    那时候的我,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。
    一天晚上我去买毛巾,她问我怎么一直都是一个人,没朋友吗,问我忙不忙,邀我一起骑车出去走走。
    从那时候我才知道,原来她有一直关注我。
    那是我出学校以来的第一个朋友,我们之间没有性、甚至都没有牵手,只有纯粹的友谊,
    我们聊生活、聊理想、聊未来、聊爱情,
    我在船厂工作的半年时间,我甚至都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,
    我们的关系纯粹的像一张白纸,直到有一天她告诉我过段时间需要出国了,我说祝福她,
    她请我吃了煲仔饭(那时候对我来说煲仔饭都是奢侈品。),我觉得特别幸福,比谈恋爱都幸福。

    她走了之后,我的生活更加枯燥无味,人也被开始慢慢被同化,
    工友们叫我去街上玩(说是玩,实际就是去找站街女),
    我也慢慢不拒绝了,第一次去巷子,看到了各色各样的性工作者,
    每路过一个站街女,他们都会毫无廉耻感问你:大哥,玩吗?
    我才知道原来性这么的透明化,透明到可以当着很多人的面商讨嫖资,完全没有廉耻感。
    那时候在我的三观中,性还是一件和心爱的人一起才能干的私事,
    怎么可能和一个陌生人就这么床上了呢,欸~那时候我的真是相当的纯洁。

    2019/3/13 22:10
    看到很多人催更,决定牺牲一点夜晚睡眠时间,继续更新。
    其实大部分老榴友都还是喜欢看跟生活相关的文章吧,
    或者说更接地气的帖子,情色其实都是次要了~
    我这都写的真是坐标和经历,不会碰到熟人吧?



    工厂工作篇:
       在船上工作了半年,太过于机械化和危险的工作环境,我决定辞职去工厂看看。
    从麻涌镇离开之后,我还是留在了东莞,只不过到了桥头镇,
    在2路车的终点站附近(haha~有没有附近的朋友?)找了一个五金厂当普工,
    那时候的招工普遍都还存在地域歧视,
    比如某某省的人不要,等等等等一系列要求~
    加入工厂以后,生活节奏明显比船厂要更快了,
    早上8点打卡上班,晚上经常加班到12点,一周仅有一天休息时间,
    连上厕所都有时间限制,工资放到更低了,船厂好歹还有小三千,
    工厂一下就降到了730,我因为不偷懒肯在苦活过了两月给我加到了770,
    老板是一个很有经商头脑的人,
    工资比周边工厂给的都要低,
    但是伙食方面还算不错,每周还给大家发一次水果,
    用这种抽一鞭子在给一颗糖的压迫方式,尽可能的榨干大家的剩余价值。
    通过一周仅有的一天休息时间,
    认识了在周边电子厂工作的阿彬(真名,希望他别看到我帖子吧)。
    我们几乎每周都出来约去蹦迪,
    我们喝酒、唱歌,把一周积攒的情绪都尽情的发泄出来,
    她也每周都会带几个女生出来玩,
    那时候我的恋爱观相当的正直、纯洁,
    爱可以不做,但必须要在心灵上有较为默契的沟通,
    也因为这样错过了很多,
    直到后来认识了A(名字是真忘了,想不起来了),
    可能出于同情吧,或者说有那么一丁点感觉,
    那时候A还有男朋友,只不过在另外一个镇上,
    她男友好吃懒做,靠着A养活她,怀孕了都没钱堕胎,
    那时候我陪她去医院,陪她忙前忙后,
    她在康复了之后,渐渐也联系的少了,好像后来和男朋友又彻底好了。
    可能我那时候就是传说中的备胎?
    在工厂久了慢慢的也找了些爱好,对电脑特别感兴趣,
    周末没事我就和工厂的技术跑电脑城玩,
    后来自己买了一台电脑,一个人没事都爱折腾到深夜一两点,
    系统装了又装,还刻录了无数张系统盘,送了好一些给工友们。


    学校篇:
    时间久了多多少少也产生了一些迷茫,
    有时候会一个人呆在一个地方沉思许久,
    我出来到底为了什么?一年了,我得到了些什么?在这样下去,我未来又能做什么?
    后来还是痛下决心,打道回府,回去学点技术,
    在回乡的火车上还奇迹般的偶遇到了初恋(我们现在都还在联系,
    虽然都已各自结婚生子,但关系也还特别不错,想附上一张合照,不知道哪能传图),
    那时候恰逢高考结束,各种招生信息络绎不绝,
    我也尝试着联系一些自考相关的招生,
    最后阴差阳错的联系到了一个软件培训机构,
    经过几次沟通了解,那感觉不亚于谈一场高质量的恋爱,一切都那么的美好,
    想着以后可以靠脑力劳动来生存,收入也不错,整个人都特别兴奋,
    也正因为有了一年体力劳动的经验,也倍加珍惜在学校的时光,
    两年时间,几乎没有周末,大部分时间都泡在机房,
    所以也没什么太多的故事,略过吧~

    工作篇:
    一转眼就毕业了,开始投简历找工作,
    因为没文凭(自考还没拿到证),
    找工作异常的困难,投了N多简历都如同石沉大海,
    我们一堆同学拿着假文凭去大学的校招现场挨着投递,
    中间还差点面上了富士康,两轮笔试都过了,最终倒在了面试环节,
    有一些牛逼的同学在通过校招去了非常不错的企业,现在也混的特别的不错,
    事实证明,文凭有时候不是那么那么的重要,
    也想给论坛里几篇学历相关帖子的同学加油打气,人在努力学习的同时一定要自信。

    想着反应都找到合适的工作,不如在继续出去闯闯吧,
    南下广东是不想再去了。
    因为一些特殊原因,要不就去废都看看?
    说干就干,立马就买了二十个小时的站票到了废都,
    能在废都能找到前两份工作,我觉得纯粹是HR被我的个人精神所打动。

    明天在更吧,期间还有好多都略过了,haha~也不知道大家爱看哪些,明天搬砖的时候抽空更~
    看到大家的评论,我是真想回复,我这老榴友了还停留在1024阶段,实在是深感抱歉与愧疚!


    [ 此貼被tomosun在2019-03-13 23:58重新編輯 ]